连赖清德也不放过!民众党选将揭:民进党“笔阵专案”狠打在野党领导人

11-24 風傳媒

IMG_256

民众党大新店议员候选人张凯钧23日与同党大安文山议员候选人张幸松、汐万金议员候选人彭立信召开记者会。(潘维庭摄)

县市长投票日倒数,民众党大新店议员候选人张凯钧23日与同党大安文山议员候选人张幸松、汐万金议员候选人彭立信召开记者会。张凯钧揭露一份由吹哨者提供的2018年民进党“笔阵小组”投书文章列表与笔名、篇名、刊登媒体及稿费汇款清单,张凯钧指,里头内容有批评蓝营、台北市长柯文哲甚至是赖清德的内容,到2021年还升级成“笔阵专案”。

记者会上,秘书长谢立功指,张凯钧接收到吹哨者的资讯提到这份“笔阵专案”内容,但讽刺的是,民进党以往举反威权大旗,现在却用党务机器带风向,用政府权力打击异己,是否蔡政府作贼心虚,执政无能才要打击批评声音?他也提到,2018年内部就有一个小组,写政治评论文章投书,透过网路与传统媒体大量发表评论,有400多篇,抹黑泛蓝或蓝营,对蔡政府叫好。

张凯钧则公布一份清单,指2018年起,像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的办公室助理周立轩就以“魏国浩”、“林武部”、“吴国明”等笔名投书媒体写政治评论,另外还有林泰玮、徐健麟、张静芸、郑亦麟等人也以各种笔名,发表标题为“朱市长的非核家园,说一套做一套”、“韩国瑜不仅顶上无毛,他根本就是目中无人”、“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政策何错之有?”、“柯文哲的委屈,台湾的大危机”等评论,他认为这就是典型的网军做法。

张凯钧指,2018年8到11月是选举前,他合理怀疑这些大量投稿文章有违反《选罢法》之嫌,另外像周立轩在2018年8月就投书14篇,有20300元稿酬;2018年9月里则有民进党中国部,投书跟中国相关的文章,他称,这意味该小组不只引导蓝绿分裂,也引导对中国的仇视,另外作者群里一位徐健麟,在内政部也有一位同名同姓者。

张再列举,2018年10月的投书清单中,有提到叫台中市长候选人卢秀燕退选,还有跟公投有关的投书内容,对总统蔡英文则是多所赞美;11月时近选举也有批评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,他指,像里头的观点投书、自由开讲,“大家以为很多人在讲话,结果就是这近30个作者的文章”。

张统计,光在2018年6至11月,“笔阵小组”撰写了78篇文稿,评论内容多为特意攻击国民党、柯文哲团队,是标准的护航文章,这些写手仅在6至11月间,就从民进党中央党部领走经费55万元稿费。

张幸松自称“网军受害者” 放话将研究是否提告

张幸松则指,自己这次选市议员里也成了网军受害者,受到抹黑栽赃,还被列入什么“不推荐市议员名单”,他也会跟律师研究是否提告,他指,网路科技是潮流,但不要网军治国,治国要有良知。彭立信则表示,政府让军公教与劳工、年轻人与老人仇视,疫情爆发下,餐饮业受创最深,政府却把经济数据变数字游戏,失业率升高,跳电问题严重,政府不该不谈政绩,却用抹黑、抹红的方式对提出异议者。

张凯钧也总结,民进党是否论述已在掌握在这些网军手上,这30个写手变成蔡英文的“禁卫军”,让民进党员多元性消失,丧失自我反省能力?其次,他也质疑,这群写手背后是哪个派系把持,不只对付泛蓝,还有同室操戈,“内斗外斗都内行”,最后,他也问,2018年的笔阵小组,到2021年升级变成“笔阵专案”,是否为这群人进入中央政府当网军的跳板?且时间横跨到民进党总统初选,这些人士是否曾涉入,让赖清德被冤枉算计?张凯钧也表示,党中央会汇整这些资讯,并就其可能不实不法之处,告虑提出告诉。

民进党:媒体投书扯网军,民众党怎不回应被爆买帐号灌流量?

针对民众党市议员候选人举行记者会所提之内容,民进党发言人谢佩芬回应,民众党记者会所谓的爆料内容,原来都是在媒体的公开投书,这些内容与一般民众投书媒体论坛一样,是言论自由的一环,也承担相关法律责任,而既然是媒体投书,内容就是可受公评,民众党无限上纲扯到网军,是否不敢面对投书所点出的问题。

谢佩芬指出,媒体投书就是公共论坛,既然不是一言堂,就是各种言论、立场都有,蔡英文或民进党也常有被批评的投书,难道“你可以批评别人,别人不可以批评你?”与其这样无限上纲刻意扭曲,模糊焦点,民众党不如勇敢面对评论,就相关内容公允评价。

谢佩芬质疑,民众党怎么不回应日前被爆料付薪水请人在网路上用粉专、匿名帐号发文,还有民众党宜兰县党部被爆料买帐号灌流量,怎么民众党对这些被爆料的事件却视而不见,不愿面对?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,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,如有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等,请给我们留言。